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全能战神 第0834章:圣鼎五层

发布时间:2020-01-17 00:33:07

全能战神 第0834章:圣鼎五层

自从踏入到战修一途之上,燕飞便跟火焰接下了不解的情缘,刚开始的时候,他便是炼化了地狱炼火,那个时候他还很弱小,但却凭借自身毅力花费了一年时间从炼狱之石中走了出来,后来燕飞在无名典籍之中寻到了嗜血焰....,到现如今燕飞的身上已有六种极为强悍的异火存在,更为可怖的是,燕飞能够将这六种异火完全地融合在一起,那可是异火,哪怕是极为弱小的两种异火想要融合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更不说六种始火层次的异火相互融合了。

这一点光从九火神炎邀请燕飞帮助异火神庙修补火焰空间裂缝中就能看得出来,要是异火真是那么容易融合的话,九火神炎就不会厚着脸皮去找燕飞帮忙了。可即便如此,当燕飞看见幻影朱雀手上那漂浮的白色火焰时,心中还是涌出了一抹不安来。

“这幻影朱雀竟然就是通往第五层圣鼎空间的守关者,而且刚刚她也说了,她只是朱雀本体的一道意念所化,而她手中的那白色火焰却是真真切切的朱雀之火。我所融合出来的六色异火能抵得过朱雀之火吗?”

燕飞凝望着幻影朱雀,心中则是泛起了嘀咕,没有真正比试之前,燕飞也不敢肯定自己的六色异火就胜得了朱雀之火。毕竟从之前的一些现象来判断,朱雀那可是神王级别的超级存在,他的本命火焰朱雀之火会弱么?之前在面对楚云神王的时候,燕飞根本兴不起丝毫地反抗,那个时候的燕飞只有无奈,深深的无奈。燕飞相信,就算自己当时释放出六色火莲来,怕也不一定能够奈何得了楚云神王。

幻影朱雀见燕飞将自己的火焰召唤了出来,嘴角也是露出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来,稍稍看了看燕飞手中的六色火焰,幻影朱雀竟然不屑地笑了笑。这一笑,可把燕飞跟惊了个呆,他能看得出幻影朱雀眼眸中所蕴含地坚定跟自信。

“既然你已经将你的火焰召唤了出来,那我们便来比试比试吧!你我都不出手,只是意念操控自己的火焰,谁的火焰强谁便是获胜者。这个规则够简单吧?”幻影朱雀凝眼看了看燕飞说道,从她的表情中就能看得出来,她对这一场比试似乎很是随意,就好像已经胜券在握了一般。

燕飞轻轻点了点头,接着便操控着自己的六色异火飞了出去。不远处的幻影朱雀见状,嘴角微微掀起了一个弧度,接着屈指一弹,那缠绕在她指尖的朱雀之火便是迎着燕飞的六色异火飞了上去。

“轰…噗…”两道强大的火焰顷刻间便散发出独属于火焰之力的气息来,朱雀之火的火焰气息之中蕴含着一种高贵跟傲然,这种气息显示着作为圣火的高傲跟睥睨,而燕飞操控的六色异火则是散发出一股近乎蛮横跟毁灭的气息来,这一刻六色异火就好征讨天下火焰的王者一样,所有挡在其跟前的阻碍尽皆都要被摧毁。

刹那间,两道火焰便是近身相临,原本看上去显得并不庞大的两缕火苗在相遇的一刻,竟是争先膨胀起来。没多长时间,两道火焰所在之地便是竖起了两道庞大无比的火焰天幕来。滔天的火光直接映射而出,浓烈的高温气息弥漫在整个通道之内。

这一刻,幻影朱雀的神色已是变得极为难看,原本她打算以朱雀之火的强悍直接摧枯拉朽地解决掉燕飞的六色异火,可略一接触之下她方才发现,燕飞所施展的六色火焰竟是丝毫不弱于朱雀之火,甚至在气势上还略占上风,这可让幻影朱雀惊诧不小。

“没想到这小子的火焰倒是挺厉害的!不过光是莽撞的火之力可解决不了丝毫问题。”幻影朱雀一脸深沉地道了一句,接着她那芊芊细手开始来回拨弄起一道道精妙绝伦的法决来。紧随着,幻影朱雀对着虚空轻指弹出。

幻影朱雀打出的法决几个激射之下便是隐没到了其身前不远处的朱雀之火所形成的天幕中,原本还跟六色异火呈对持状态的朱雀之火,在这几道法决的作用下突然爆发。

朱雀之火所在的光幕突然大盛,几个呼吸之后,那原本与六色异火持平的朱雀之火已是膨胀到了比六色异火还要庞大两倍的程度,这还不算完,之间朱雀之火膨胀开来之后,那些乳白色的火焰竟是急速蠕动起来,只消一会儿功夫,一尊白色的朱雀虚影便是闪现在了天际之上。

“朱雀火鸣!”待在不远处的幻影朱雀见此一幕后,嘴角微微一掀,接着大喝一声!下一刻,那由朱雀之火幻化出来的朱雀虚影便是扬起了她那高傲的头颅,接着一声动彻心神的嘶鸣之声便是响彻了起来。

紧随着,一道道乳白色的火焰好似天雨一般猛烈地飞冲而出,几个闪躲之下已是落入到了六色火莲所形成的火幕之中。看到如此一幕,燕飞的眉头也是紧紧皱了起来。随着那无尽的朱雀之火落入到六色异火的火幕之中,燕飞能够亲切地察觉到自己所控制的六色火莲正在急速地减弱着,而他的心神也好似在那朱雀之火的冲击下开始一点一点的湮灭,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燕飞便是会失去对六色异火的控制,而六色异火说不得也会在朱雀之火的冲击下遭受重创。

一想到这个结果,燕飞的心中便是有些不安起来。

“没想到这幻影朱雀竟然能够将朱雀之火操控到这种地步,那万千朱雀火苗落下来,即便是以我融合异火的强悍都有种抵之不住的感觉。看来嗜血他们的力量还是太弱小了啊!要是我所拥有的异火每一道都有源火层次,再经过融合,恐怕现在就不会变得这么被动了。”

感受到朱雀之火对六色异火的狂猛轰击时,燕飞的心头也是泛起了这样的嘀咕来。当然,燕飞也只是稍稍感叹一下罢了,眼下可不是他去思虑这些对局势毫无用处的东西。

“看来不拿出点本事来,还真会让人给小瞧了呢!”燕飞的脸上涌现出一抹凝重来,尽管他的六色异火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已经博得了幻影朱雀的一丝认可,但这并不意味着幻影朱雀就要对燕飞的六色异火正色相对。

“嗜血!地狱!百冰!烈焰!冰幽!幽冥!给我融合!”燕飞大喝一声,此次他所召唤出来的六色异火,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经过融合,即便是如此,六色异火所展现出来的力量也是让幻影朱雀小小诧异了一番。但随着燕飞这话一传递出去之后,那六色火幕之中突然便传出了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响来。

没多长时间,六色火幕消散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泛动着血红之色的火芒光幕。

“恩?这是?”幻影朱雀微微呢喃了一下,接着其脸色顿时大变,难以置信地盯着不远处的火幕说道:“他!他竟然操控了六种火焰?而且现在还将这六种火焰给融合在了一起,这??”还不待幻影朱雀震惊完,让其更加吃惊的事情却是接踵而至。只见那些原本飞射到六色火幕之中的朱雀之火,突然被那新形成的血色火芒给包裹了住。下一刻,幻影朱雀吃惊的发现,自己竟然失去了对那一缕缕朱雀之火的联系,这可让幻影朱雀吃惊不小。

“怎么回事?我与朱雀之火间的感应怎么会消失掉?这小子无论是在战修实力上还是精神力的强悍上都比不上我,他要抹除我在朱雀之火中的意念绝不可能。”感受到自己与朱雀之火之间失去了感应之后,幻影朱雀也是连忙分析了起来。

“既然他不能强行抹除掉我的意念,那么便只有屏蔽住我的意识了。”紧随着,幻影朱雀便是发现了问题之所在。

“既然你能屏蔽住我那么多朱雀之火中的意念,那不知道你能不能吃得消我这最终一击呢?”幻影朱雀冷冷道了一句,下一刻,那盘旋在天际上空的巨大朱雀虚影整个儿便是朝着不远处血红色火幕中奔射了去。

燕飞见此,眉头也是紧锁在了一起。他这边才刚刚将之前侵袭而来的朱雀之火给围住,幻影朱雀便忍不住地发动了的最后一击,看那白色朱雀虚影奔驰而来的模样就知道,恐怕幻影朱雀也是没有继续拖下去的耐心了。

“哼!如果这就能将我给击败的话,那未免也太小瞧我燕飞对火焰的操控与领悟了。”燕飞冷冷道了一句,下一刻,其心念猛地一动,自那血红色的火幕之中,突然便是升腾起一缕缕乳白色的火芒来。

看到这一幕,晓以幻影朱雀的心态都被彻底给震惊了住。她的眸子中充斥着难以置信的神色,甚至于她的双唇在这一刻都大张得合不拢来。

“我的意念竟然被他给抹除掉了?他竟然夺取了那些朱雀之火的操控权?这??”幻影朱雀嘀咕道,满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见到幻影朱雀这般神色,燕飞冷冷笑了笑,心中暗叹道:“敢小瞧我,那我就让你知道小瞧我的后果!”此时,那巨大的乳白色朱雀虚影已是投射到了血红色火幕的跟前,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些跳动着的乳白色朱雀之火却是一个闪动之下与那融合而出的异火之力交融在了一起。

此时,燕飞的脸色也是变得凝重起来,此刻的他丝毫分心不得,虽说只是为数不多的一些朱雀之火被他控制着融入到六种融合异火之中,但就是这么的一丁点儿的火之力的加入,却是能够使得融合异火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不是一个量的积累,而是一个质的飞跃。当然了,燕飞对此需要付出的是自己全部的心神之力,一旦融合过程中有一点误差,那么产生的后果可是难以想象的。

燕飞之所以选择如此做,也是因为他已经被逼到了绝路之上。朱雀之火的蛮横强悍可不是他六种异火融合出来的新异火所能比拟,燕飞他要进入圣鼎空间第五层,那么便必须要在斗火之上胜过幻影朱雀。比对火焰的操控之力,燕飞子人不如幻影朱雀。既然如此,那么便只能比比看谁的火焰更为狂暴强大了,真要是比起来,六种异火融合出来的异火的确不如朱雀之火强大,但好在燕飞找到了一个弥补的方法。那便是利用朱雀之火来强大自身的异火,这个想法燕飞刚一想出来便立马进入到了施行阶段。在极为仓促的时间的内做出这般大的决定来,可见燕飞对此战的胜利是有多么的渴求,同时也能看出他是真的被幻影朱雀给弄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在燕飞的果决之下,燕飞直接便是将控制的朱雀之火加入到了融合出来的新异火之中,虽然他这样的举动极度疯狂,甚至有种玩火自焚的感觉,可燕飞还是这般做了,不疯不成魔,不疯不成果,这便是燕飞此时心中所思所想。

见燕飞将朱雀之火融合到新异火之中,幻影朱雀也是一脸错愕跟震惊!

“这个家伙疯了?他想毁了这通道空间不成?”说完这话之后,那从天际之上压迫而下的巨大朱雀虚影却是一个急刹,紧随着一个掉头便是朝着幻影朱雀飞奔了去。

此时,燕飞可顾不得已经撤去了火焰之力的幻影朱雀,他的心神完全沉侵在融合之中,也不知是他运气太好还是怎么的,燕飞初次尝试之下便是找到了朱雀之火与新异火之间融合的那个契合点。

伴随着朱雀之火的加入,新异火原本是笼罩在血红色之中的,可这一刻在那血色之外却是慢慢流溢出一道道乳白之色来,远远望去,竟是觉得那血色变得朦胧了不少。与此同时,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在这通道之中散发出来,就连燕飞这个“始作俑者”在感受到这一股气息后,也是呆滞了好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这火焰要是释放开来,恐怕就是神王级别的高手怕是也不敢与之正面对抗吧?”燕飞激动地道了一句,双目中迸射激动人心的神色来,下一刻,燕飞将目光望向了不远处的幻影朱雀。

“现在你还要跟我进行火焰之间的比试吗?”燕飞一脸的笑意地望着幻影朱雀,同时心念一动便是将七种火焰融合出来的异火给收归到了身边。下一刻,从融合火焰之中突然分裂出七道光芒来,接着七道颜色各异的火芒便是漂浮在燕飞的身前。紧随着,燕飞双手互动交接,没一会儿时间,在他的手上便是再度浮现出了那融合火焰来。

在听到燕飞刚刚这话以及见识到燕飞再次融合出新的火焰来时,幻影朱雀的脸色已是变得幽寒一片,她能感受到燕飞新融合出来的火焰之中蕴含着极为强大的力量,这一股力量就算是用毁天灭地来形容也不为过。此时她手中的朱雀之火已是消耗了不少,加上其意念也是被燕飞不知用什么办法给抹除了许多,这个时候继续跟燕飞争斗下去明显已经没什么必要了。

幻影朱雀冷冷望着燕飞,此时她的内心之中百感交集,有无奈、有震惊、有错愕…总而言之,各种各样的情绪在她的心中滋生了出来。沉默了好半天后,幻影朱雀方才开口道:“没想到你小子在对火焰的理解之上竟然有这么高的天赋,连朱雀之火都能融合,我承认现在以我的力量已经对你造不成什么威胁了。既然如此,今日你也算是过关了。”说着幻影朱雀的身影便是变得模糊起来。

“小子!别以为得到了一道朱雀之火就可以嚣张了,你手中那朱雀之火也只够你一次挥霍的,用了便不在有了。你好自为之吧!”偌大的通道之中传出了幻影朱雀这最后的言语声,紧接着,其整个身影便是消失不见。

听到幻影朱雀这话,燕飞无奈笑了笑,似乎自己这一次闯关成功很勉强一样?就在燕飞傻傻呆笑的时候,那巨大的通道虚影也是消失无踪,紧接着,燕飞周边的场景便是再度发生变化。

一股强烈的意识威压突然从天而降,燕飞只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好像是背负了一座巨山一样。

“靠!这第五圣鼎空间之中的意识威压竟然强到了这个程度?我连走上一步都这么吃力?”燕飞这话刚刚一说出口,其整个人便是轰然瘫软到了地上,他不是连走上一步都觉得困难,而是根本就迈不出脚步。

“啊!”燕飞哀嚎般痛苦大叫了几声,这般意识威压似乎已经快要超越他的极限了。他这才刚刚抵达圣鼎空间第五层,还来不及查看查看周围的纯元神之力究竟浓郁到了什么程度,便是遭受到了这般强大的意识威压,也不知算不算是飞来横祸呢?

就在燕飞被第五层圣鼎空间之中的意识威压给压得瘫软在地时候,海族的长老殿中,玄武、朱雀以及青龙已是再次凑到了一起。别看燕飞在圣鼎空间中并没有过去多长时间,可外面却是已经过去整整三个月,燕飞兴许还觉得他在圣鼎空间之中度过的日子太短,可实际上他过得时间缓慢,但圣鼎空间之外却是过得极快的。

“哈哈!朱雀,你的朱雀之火竟然被那小子给融合了,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我还以为你能刁难那小子让其在第四层空间中待上很短一段时间呢!可没想到,初次交锋之下你竟然就败了,这...”说到这里的时候青龙的言语声便戛然而止了下来,他本想说朱雀实在是太丢脸了,可这话到了嘴边却是硬没有给说出来。

“青龙?你得意个什么?那小子在对火焰的感悟上绝对不在我之下,你要是觉得我的朱雀之火太弱了一点,可以将你的本命火焰拿出来给我比试比试啊!你不是一向自诩你那青龙之焰如何如何的厉害吗?”

听到青龙刚刚言语后,朱雀的脸色也是变得有些难看起来,这两人只要在一起那么便注定少不了争吵。

“什么?我没听错吧?你朱雀竟然让我用青龙之焰跟你的朱雀之火比试?你可是专修的火之力,你好意思?”青龙略显吃惊地望着朱雀,让他跟朱雀比试火焰之力,就如同让一个不通水性的人跟鱼儿比游泳一样,这样的事情青龙怎么可能答应。

见青龙如此说,朱雀也是冷眼瞥了青龙一下,接着道:“既然知道自己在火焰之力方面没我强,那就不要叽叽喳喳个不停不休。你一个外行,有什么资格来取笑我们这些对火焰研究很透彻的行家?真是不知道谁给了你这样的勇气?你这不是纯碎给自己找骂么?”

朱雀一连三个问句出口,直接问得青龙一愣一愣的,就在青龙准备开口反驳之际,一旁始终未曾说话的玄武却是轻声咳了咳。

“咳咳…好了好了,每次你们见面不是吵就是骂,有意思吗?说正经的,朱雀你说那小家伙在火焰方面的天赋丝毫不弱于你?你可敢肯定此事?”玄武发话后,朱雀跟青龙两人顿时都安分了不少。要说他们两人最怕谁的话,恐怕就得数眼前这个老家伙了。别看玄武一副眉目慈善和蔼可亲的样子,可这老家伙要是发起飙来,绝对是骇人至极。

朱雀点了点头,道:“刚刚你们也看见了,那小子在与我留下的一道意念的争斗中使用的火焰,那不是一般的火焰,而是经过融合之后新形成的火焰,你么也知道,火焰乃是狂暴的,想要融合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哪怕是我,也只能融合一些弱小的火焰,若是想要让我朱雀之火与其他火焰融合,那么这其中更是无比地困难。”

朱雀稍稍顿了顿,继续说道:“那小子融合出来的火焰就已经能够跟我朱雀之火一争高下,可见其融合前的火焰也不是什么弱流之火,不然也不可能与我的朱雀之火抗衡那么久。这还只是其次,最重要的是,那小子在最后关头,竟然用他融合出来的火焰继续融合了我的朱雀之火,这才是最让我感到震惊的地方!”

“朱雀,你与那小子之前便有过一面之缘,难道他是哪个时候从你这里得到的朱雀真火?”这一次青龙没有在与朱雀争吵什么,反而是一脸正经地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不可能,虽说以前我曾见过这小子,但那个时候他根本就没有得到我的朱雀之火,他刚刚将我留在圣鼎空间内的朱雀之火融合掉,纯粹是临时行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我的朱雀之火融合到他的火焰中,光是这一点我就不及他。”

朱雀郑重地说道,即便是她想要融合其他火焰都需要慎重再慎重,况且要找到能够与朱雀之火融合的火焰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听到朱雀这般肯定的言辞后,青龙的神色也是变得震惊无比。虽说平日里他与朱雀之间的关系看上去并不怎么融洽,可是在一些大是大非的面前,两人的意见还是能够保持高度的一致。在青龙的眼中,朱雀最为引以自傲的便是她的朱雀之火了,而且朱雀在对火焰的操控跟领悟上更是有着极高的造诣,朱雀这般评价一个人在火焰之上的造诣,这还是青龙跟她相识这么久中的第一次。

青龙这边震惊无比,玄武就显得淡然了许多,似乎这个老家伙的脸上从来就没出现过太大的情绪波动。

“小家伙身系我等与海族之命运,既然是被上天选中之人,要是没一些出众的地方,那倒是奇怪了。”玄武略带深意地说道。

“老大哥,你就这么确定这小子就是我们等待的人?这般多年过去了,我们也见过不少如他这样的符印师,难道就不会是我们一时看走了眼?”朱雀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质疑的神色,一直以来他对燕飞就没有什么好脸色,哪怕这一次燕飞在对火焰之上的掌控跟领悟上的能力超乎了她的想象,她也只不过是对燕飞的看法略有一些改观而已,至于玄武口中所说之人,在朱雀看来兴许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青龙微微顿了顿,细细沉思了一会儿方才开口道:“一开始见到这小子的时候,我就觉得心有澎湃之意涌起,我觉得这小子极有可能真的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青龙对待燕飞可谓是极为不错了,而他之所以那般友好地对待燕飞也是有着自己的原因的,因为一旦燕飞真的是他们要找的人,那么他们的身死安危便全都寄托在了燕飞一人身上。

朱雀白了青龙一眼,似有一些话语想要说出来,但却始终没能开口道出。

“不管小家伙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至少在他的身上我们看见了一丝希望不是?我们待在这众神之墓中已有无数个年头了。这样枯燥的日子就连我这个老成精了家伙都有些安奈不住了,早知如此,当初我就不该选择进入这众神之墓。”

玄武感叹地说道,当初的选择致使他们在这众神之墓中停留到了现在,他们所存在的岁月无比漫长,在时间的长河中,哪怕是玄武这样耐得住寂寞的人都有些忍不住心神失措。

一旁的朱雀跟青龙此时也好像陷入到了回忆之中,当初他们四神兽原本是生活在一片安详宁和的大陆上,奈何众神之墓的出现改变他们的一生,神兽白虎有了他自己的选择,而他们三个却是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一番走走停停下来,方才发现他们所在的这个的天地,不过是别人眼中的一个游乐场而已。

“好了好了!都被苦丧着一张脸了,一切都看命运的安排吧,若是这小家伙真是我们要找的人,那么我等可怠慢不得。如若他真能达到要求,说不得以后我们还得更在他的身边保驾护航呢!现在他已经进入到了圣鼎空间中的第五层,那里的纯元神之力虽然浓郁无比,可是意识威压也是不小,如若他连圣鼎空间第五层的意识威压都抗之不过,那也说明他根本就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希望这小家伙能够有好运气吧!”

玄武淡淡说道,一边说着他的身子也是慢慢隐散了去。

此时,圣鼎空间的第五层之中,燕飞整个人已是被这一片天地的意识威压给压得瘫软在了地上,燕飞只觉得自己每一个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起来。

“靠!这圣鼎空间究竟是什么鬼地方?前几层的意识威压都没有这么厉害,怎么这里就强成这般程度了?这还只是第五层,那圣鼎空间第六层跟最后一层的意识威压又将强到什么地步?”

燕飞根本就想象不到,光是第五层圣鼎空间中的意识威压便让他有种要窒息的感觉,那么第六层跟第七层呢?

就在燕飞暗思虑之际,在他身前不远处突然闪过了一道亮光,接着一根直冲无尽苍穹深处的光柱便是出现在他的视线中。进入到圣鼎空间,这样的光柱燕飞可是一点都不陌生,因为那光柱正是通往下一层圣鼎空间的通道。

“呵呵!即便是我能通过这前往第六层圣鼎空间的通道,那第六层中蕴含的意识威压怕也不是现在的我所能承受得了的。难怪玄武前辈说让我进入第五层圣鼎空间修炼即可,看来他是早就预料到了我的极限有多高。”

燕飞暗暗嘀咕了一句,他现在的这个姿势可不怎么好看,整个人匍匐在地,就好像是在膜拜着一方神灵一样。

一番无奈的苦笑之后,燕飞已是渐渐适应自己的这个姿势,心中暗叹道:“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都来到第五层圣鼎空间了,那么我也可以放心吸收这些纯元神之力了。希望我的实力提升之后,对这些意识威压的抵抗能力能够增强吧!不然我可就要保持这般姿势直至吸收掉血道百日追杀令中的力量为止了。”

苏北人民医院怎么样
兰州大学第一医院怎么样
济南最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六盘水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些
青海治疗阳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