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最强大侠系统 第一百三十三章 斩杀

发布时间:2020-01-16 21:08:32

最强大侠系统 第一百三十三章 斩杀

锋锐的剑芒,刺入罗元身前的剑气盾,只是微微一怔,旋即便是摧枯拉朽,长驱直入。

罗元的瞳孔在此时疯狂的急缩,脸庞之上有着惊骇欲绝之色浮现出来,因为他骇然地发现,在此时,不仅盾破了,而且,他的身体,竟然动不了了!

强大的剑势,将他周遭的位置彻底锁住。

剑势太强大了,强大到让他觉得自己其实已经死了。

强大到让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之心。

嗤!

只听嗤的一声,罗元缓缓低头,便见青色剑芒,刺入其心脏之中。

焚山煮海之武学,多半是用来唬人,最终致命的,往往都是那一抹不惹人注意的寒芒。

“最强防御?真是可笑。

记住,最好的防守,是进攻。”

身后,有着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罗元终是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眼前渐渐黑暗,身躯瘫倒了下去。

他输了。

他引以为傲的防御,在箫玄面前,如纸糊一般。

“真以为王八壳能护着你一辈子吗?”

看着如死尸一般躺在地上的罗元,箫玄冷笑道。

祭剑台外,那些看向二人战斗的目光,都是在这一刻沉默下来,半晌后,便是有着滔天般的哗然声爆发开来。

“罗元败了?!”

“怎么可能?!先前他还稳稳地占据上分,怎么说败就败了?!”

“发生了什么?!”

“”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前一瞬,他们还在为箫玄默哀,觉得他会死在箫玄手中,然而形势陡然的转变,无疑在他们脸上狠狠地摔了一巴掌。

“先前那箫玄好像施展了什么剑招,我隔那么远,都能感觉到剑上青芒的恐怖。”

不过还是有着眼尖之人,隐约地发现了什么。

“应该是纯阳宫的高阶武学吧。啧啧,这纯阳宫不愧是大唐第一势力,天才梦寐以求之地。”

众人瞠目结舌,面面相觑,最终惊叹出声,虽然不知道箫玄具体使用的是什么,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赢了。

“真是难以置信,这箫玄不简单啊,从来只有罗元越阶杀别人,没想到今日竟然被别人越阶打败,世道有轮回,人外还有人啊。”

“是啊,此子放在纯阳宫,怕是也不是一般弟子,你看他才多大,罗元放在他这个年纪,引灵期都还没突破吧。”

与此同时,祭剑台上战斗的众人,也是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形。

“罗罗元死了?”沙利亚红唇微启,难以置信地看向箫玄,罗元的实力她是清楚的,她本来想着是让箫玄暂时拖一阵,等自己腾出手来,谁料自己这边战斗还结束,罗元便已经被箫玄给击败了?

“太虚剑意名不虚传,无我无剑便恐怖如斯,真不知道后面几招又会强悍到什么程度。”

舔了舔嘴唇,箫玄眼中涌现出一抹期待。

太虚剑意有九式,无我无剑不过是第三式。

看着眼前如死尸一般的罗元,箫玄冷笑一声,紧接着,漆黑的眸子深处,涌出一抹阴森杀意。

“那么想你弟弟,就下去陪他吧,省得活着害人。”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对待敌人,箫玄的字典里没有同情一词。

手一挥,剑来!

箫玄抬起霜月剑,在罗元绝望而又不甘地眼神中,朝着他的脖间划去!

“住手!”

在这个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爆喝声。

这声音他熟悉的很,上次杀罗修之时,罗白便这般喊过。

正在与叶容瑾姐弟交战的罗白,见罗元入败,危在旦夕,慌了,紧接着,他强行摆开二人攻击,不顾一切,朝着箫玄爆射而来!

“老家伙,你觉得我会鸟你吗?”

箫玄冷哼一声,手中霜月剑没有丝毫犹豫朝着罗元的脖间划去,忽然,剑至罗元脖颈一寸之距时,他改变了主意。

望了不远处的火坛一眼,箫玄嘴角泛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紧接着,他猛地用力,拖起罗元的身躯,朝着火坛处爆射而去。

待其将至,箫玄一跃而起,双手用力,猛地一扔,便将罗元的身躯,朝着火坛中扔去!

“老家伙,想救他,就去啊!”

做完这一切,箫玄身形掠至一旁,朝着罗白厉声喝道。

他要让罗白看着自己的儿子去死。

他要让罗白明白,江津村那些看着自己妻儿死去而又绝望无奈的百姓,内心究竟是什么样的感受。

罗白此时愤怒至极,对弄死自己两个儿子的箫玄,他心中的恨意已经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

但是,他不甘心,现在还不是找箫玄算账的时候,他要把罗元给救下来!

这是他为一的儿子了!

不能再死了!

他三步并两步,两步并一步,用尽生平最大的速度,跃至半空,试图抓住罗白。

然而还是迟了。

青色的火苗,如一条贪婪的火蛇,缠上了罗元的身躯。

只是瞬息之间,便将之烧为虚无。

一丝丝倒吸凉气的声音,从众人口中传出。

“这小子,好狠。”

看着祭坛中央的箫玄,众人皆是缩了缩脖子,冷汗直冒,漆黑的眸子之中,隐隐有丝惶恐。

他们突然庆幸,自己只是观望,没有掺和其中。

这箫玄,下起手来,真的毫不犹豫,毫不顾忌,杀伐果断,说杀就杀。

“我的儿!”

罗白老泪纵横,扑通一声跪在了火坛之外。

他双眼泛着血丝,露出一股浓浓的绝望与无奈,他终于再次体会到了失去至亲之人的痛苦。

两个儿子,一个魂飞魄散,一个尸首全无。

掌心不可控制地颤抖着,漆黑的眸子,泛上一抹阴寒,让人不寒而粟。

“小子,你下手怎么这么毒?!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箫玄微怔,冷笑道:

“报应?你跟我提报应?这真是小爷我听到最大的笑话!

天都镇瘟疫蔓延,江津村尸骨蔓延,冤魂弥漫,你扪心自问,这些与你凤翔赌场真的没关系吗?!

你儿子的命是命,普通百姓的命不是命吗?!你仗着有几分背景,有几分实力,在天都镇为所欲为,致使民怨沸腾,民不聊生,殊不知天下有多少人欲啖你肉,啃你骨,杀之而后快!

那些被你所害之人,生不能杀你,死也要化作厉鬼围绕在你身旁!你觉得你儿子死的委屈吗?他们哪里委屈?他们死有余辜,罪有应得!”

书客居阅读址:

舟山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新乡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杭州最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六盘水小儿癫痫医院
西宁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