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丹寨都匀二日行杂记

发布时间:2019-08-14 18:37:46

丹寨都匀二日行杂记

最近,随省政协离退休支部组织的一次活动,去了丹寨与都匀,受益匪浅。感受到了贵州脱贫攻坚主战场的浓厚气氛,看到了近年来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也考验、锻炼了自己的身体。  ......

最近,随省政协离退休支部组织的一次活动,去了丹寨与都匀,受益匪浅。感受到了贵州脱贫攻坚主战场的浓厚气氛,看到了近年来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也考验、锻炼了自己的身体。

自从几年前害了脑梗后,我始终未离开贵阳市范围。周末在儿孙们陪同下,去郊区走走

,西边最远到过贵安新区的平寨(马场附近),东边最远去过蓬莱仙界。看到贵阳市农村面貌日新月异,甚为欣慰。全省的情况呢?只能通过电视、报纸了。期间,还担任了一届省人大代表,到开会前突然发病,勉强撑着完成了这一届。此前已经当过三次党代表、两届全国政协委员和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有瘾也早已过足,只是觉得这是组织安排的,必须完成。

这次之所以敢去,源自去年初冬之际,在医生的鼓励下去三亚住了四十天,乘飞机往返,一切正常。有了这个底,便答应了此行。他们也是提出了:能看多少算多少,如此等等的优待条件。一看那名单,不禁吓了一跳。除不在贵阳和有特殊情况的几人,几乎涵盖了自七届政协以来的全部主席和党内外副主席。都已经是退下来好几年了的,平均年龄至少七十岁以上。最长者如本人,年届九旬!最年轻者是谁?也至少七十岁了吧?针对这一情况,省政协办公厅极为重视,组织了以省政协常务副秘书长为首的服务队伍,还特别包括了两位医务人员在内。

我们于上午九时,在省政协门口集中出发,坐的是那种通用接待中巴,我和王思齐夫妇以及李元栋、袁荣贵夫妇等被安排在同一辆车。

我们走的是崭新的厦蓉高速。过去虽说通了高速,龙里、贵定、盘江等地虽不入城,但建筑尽收眼底。以往需要花上一天的车程,现在只需三个半小时,而且龙里、贵定、黄丝、马场坪等地的建筑全然从眼底消失了。这就是我省交通建设不能忽视的一大变化,它为脱贫攻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要想富先修路嘛!我不禁想到,初提五年内县县通高速时,我还缺乏自信。公开在人大小组会上说:除非是沿主干公路的县。代表们却信心满满,我暗自嘲笑他们盲从。这也是有理由的,我在任时,一公里高速路的造价一千多万。现在高速公路的造价据说已经涨到好几千万一公里了,但投资呢?更不能相比。过去云南昭通到贵州威宁边界据说曾有一块牌子:前面进入贵州境内,请司机同志注意安全。现在的情况是反过来了。

日程上说,先到万达小镇吃午饭休息,下午参观万达小镇及卡拉村。我暗想,看看万达小镇再说,走不动,卡拉村就不去了。岂知车子一下子便先开到了卡拉村,也就只好下车参观。前后看了几个点,印象最深的是鸟笼作坊。前段时间在电视上见过,说明它是重要的扶贫项目,自然地得到大家的重视。门面上摆有上百只各类鸟笼,有编制十分精致的,也有较为一般化的,后者居多。我询问了一下,价格一般在数百元,最高的达几千元。不禁想起了大跃进初期在台江劳动锻炼时,田边地脚百鸟争鸣的场面。便主动向大家说:少数民族同胞都喜欢养鸟。意外地得到了主人的认同,并补充说:产品已远销东南亚。后来在丹寨县城的街道上发现所有路灯罩皆用鸟笼的造型。显然,鸟笼成了这地方的品牌和标志。

回到位于小街中部的酒店时,每人中午休息的房间早已安排就绪。我进了房间,下意识地观察了一下陈设,不亚于大城市的四星级,特别是有了抽水马桶。我心里暗自一惊,这可是了不起的事!过去在组织部、省委或政协,下乡时最头痛的就是厕所问题。不仅离住的地方很远,而且脏乱不堪。时任常务副省长的张树魁曾号召修厕所,并解释:厕所不是楼堂馆所,不违规。但收效甚微。主要是没有钱。就那么一点财政收入,谁舍得把它花在厕所上呢?

吃中午饭时,每人面前放有一杯或两杯褐色液体,我以为是酒,便想起贵州公务活动不上酒的禁令,自觉遵守,一口也没喝。后来得知这不是酒,是一种本地产的蓝莓饮料,也是扶贫项目,晚矣。

我午休的房间后面有一个阳台,摆有一大把遮阳伞和两把靠椅,若干椅子。我没有上床午休的习惯,便在躺椅上躺着小憩。眼前是一个不小的人工湖,对面是翠绿的青山,绝妙的天然氧吧!

不觉想起了许多往事:丹寨我之前来过两次,第一次大约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后期。那时县城附近有个金钟农场。团省委仿效团中央,组织了贵阳市青年垦荒队,委派盘县团县委书记带队来此,他自然成了农场领导核心。后来与当地场长发生矛盾,团省委派我和另一个同志前来了解情况,协助解决纠纷。记得住的也是新修的招待所,大房间,每室至少十人,当时甚觉舒适,但和眼前的酒店相比,简直就是陋室了。能与之相比的只有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北京的八大饭店。不同点是那些是高楼,这里是顺山势延伸,最高两层。休息了约一个钟头,我离开房间来到酒店大堂后的院子,和几个当地的同志闲侃。其中一人自称我任主席时曾在省政协工作,现在在州政协,这次可能是同州政协主席过来的。另一位是县长,曾在省政府办公厅工作。还谈到丹寨是省政府历任省长的点。

下午开始参观由万达集团投资七亿建设的万达小镇,从头到尾约一千五百米。街上商店林立,顾客来往,一派繁荣景象。尽头是一个广场,名为尤公广场。我们在广场上游了一圈,是小镇居民集会、休闲、娱乐的场所。这尤公的来历,陪同的主人似有介绍,我没有听清,也没有打听。出了广场,下一个斜坡至一桥中部,回望小镇背面,生态的青山、绿水看得更清楚了。我们刚才休息的酒店呈现在眼前。来回在小镇上走了两趟,都是为了参观。两个多钟头里,我始终坚持拄杖行走,没有坐事先安排好的轮椅(也是对我的优待之一)。一口气走两个多钟头,是自生病后的首次。不知哪来的这股劲。

最后是参观茅台集团帮扶投资的蓝莓项目,这是贵州近年来开发的一项新兴农业项目。蓝莓味道鲜美,营养丰富,已成为麻江、丹寨等地十分有力的扶贫项目,看来工业反哺农业,只要认真,前途无量。

至此,从凯里赶来陪同的州政协主席任务已完,没有参观蓝莓基地,便提前告辞回程。我特意留意了一下他的座驾,是那种有明显标志的公务用车,说明各级干部的作风正在转变之中。

待看蓝莓项目的人全部回到车上,已过了预定时间许多分钟。司机们不慌不忙地沿新的厦蓉高速路向都匀前进。约四十分钟左右到达都匀,似乎没有进城,又走了一段路,时已黄昏,在一处我不知的地方停下。

住下后,便到餐厅就餐。虽然吃的是自助餐,却摆了宴会的场面,编了桌。我和王思齐夫妇,原常务副主席吴嘉甫夫妇、袁荣贵夫妇,省政协常务副秘书长等在一号桌,陪同的有州长和州政协主席。之前一同参加接待的关工委一名负责人孔繁英却不见了。现今贵州实行的是中央模式:除了听重要传达和报告,离退休者一般不参与接待活动,这样也好。

当大家端着自己选好的菜全部对号入座后,州长站起来致了一个颇为热情的欢迎词。照礼仪我们应有所回应。我推荐王思齐讲,他说要等看完后明天中午再讲,不然是空的。这倒也是实话。如果我讲?脑子一转要讲的东西会很多。

我同黔南颇有缘分,到贵州后我第一次出长差,便是受组织派遣,以青年代表的身份参加各族各界剿匪慰问团到都匀、独山和麻江跑了半个多月,元旦也是在都匀过的。困难时期在独山基场救过灾,顿顿牛皮菜约半年之久。到国防工办后,当时军工体制实行部、省双重领导,以省为主,主要分布在黔南的083基地是常来常往的地方。到组织部以后,为了基层党建配合重点转移,开展了双带活动,基层的调研已在遵义、毕节完成。正值在黔南开县委书记会,我们用半天时间让县委书记们研讨,获得一致认同,完成了双带程序。谈这些吗?有几个人愿听?岂不成了王婆卖瓜,自我作秀!最终我什么也没说。反正王思齐答应了明天讲,我不讲也没关系。

回到住地,我将酒店的服务指南翻开看了看。我们住的这家酒店叫毛尖酒店,显然是冲着都匀毛尖来的。上面说是三线企业883厂改的。我的直觉是:错了,应为083,但再细回忆,是有一个生产元器件的883厂,但不是083的重点企业,曾来过一次,现已全无印象。倒是附近有个38所,以技术干部王小谟为首研发出了三坐标雷达,填补了全国空白。吃过晚饭之后,天色已晚,我便回房休息了。其他人又去参观了茶博园的项目,是介绍都匀毛尖茶在巴拿马食品博览会上如何得奖,以及如何传承毛尖文化,将黔茶走出中国的一个重要项目。

第二天早餐后,先步行参观了毛尖小镇,前面已说过为三线军工企业改建,长约一公里半,集风味小吃、民俗、近代历史知识为一体,别有风味。接下来是参观秦汉影视城。浙江的企业在这里投资了10个亿,建了一座影视城。全方位地选用了《汉武大帝》电影造型。有一个陡峭的九十五级台阶,拾阶而上是一座大殿,殿堂长80米,宽40米。爬还是不爬?汉时没有干部退休制度,发须如雪的大臣每天也要爬上去,跪在殿堂上听皇帝旨意。想到此,我便在两个年轻人的帮扶下一口气登了九十五级台阶,进了殿堂,门口有几把椅子,便自我赐坐。一会儿,李元栋夫人上来了。她向我竖起大拇指:元栋都上不来。我笑了笑,心想元栋没人帮扶,再加惰性,所以上不来,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主人介绍:在此已拍了《霍去病》等影视作品,还有很多历史片要在此拍摄。这个影视城还有卫青府、公主府等许多建筑。有些人去了,我没去,又耽搁了一会儿时间。陪同的州长只好临时动议,杉木湖中央公园等项目乘车游览。公园面积很大,是一个生态公园,小桥流水,百花齐放,是都匀市民休闲的好去处,但我始终没弄清它的方位。

午餐时,王思齐如诺概括地讲了观感。州一级里的老同志中我的熟人很多,只好委托身边的州政协主席代为问候了。他连连称是,并特别提到了老朋友潘希武,似乎他很知情。

转载请注明出处。

薏芽健脾凝胶吃法薏芽健脾凝胶治疗便秘吗小孩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哈尔滨好的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较好医院
全飞秒激光手术的危害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