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因微博由调查记者转战公

发布时间:2019-11-10 20:28:33

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因微博由调查转战公益

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从揭黑转身公益

■新快报 郭晓燕/文

■新快报 孟祝斌/图发自杭州、广州

今年2月26日,从云南红河州建水县的燕子洞往山下走的路上,邓飞对一位同行说:“我过去做了十年舆论监督,现在我要做建设。”

生于湖南省沅江的邓飞今年33岁,在过去十年里写下《死刑犯取器调查》、《三峡移民回流》、《沈阳蚂蚁梦》等重磅调查,是中国最重要的调查之一。但2010年之前,很多人对其仍然比较陌生。

是140字的微博令无数中国人认识了他。2010年9月,他用微博直播了宜黄县委书记领官员截访两名女子,举国关注,最后令县委书记等一干官员去职。

但今年初,他却“急流勇退”,跳出“调查战圈”,开始做“善事”:全程参与并微博直播“彭高峰寻子事件”,发起“免费午餐”。

如今,他已负担起贵州、湖南、广东等5省27所学校数千名乡村儿童的吃饭问题。这个从未下过厨房的男人,终极目标是让全国数以千万计的乡村儿童都吃上“免费午餐”——他一度被视为不可思议的梦想家,天真幼稚。但事实是,国家决定明年在贫困县和民族县展开免费午餐,宁夏被选为第一个试点。

7月13日下午3时,杭州万豪大酒店会场,邓飞出现在免费午餐淘宝公益店发布会上,饱含深情读一封长长的感谢信。阿里巴巴首席市场官王帅亲自调度,帮他打造了一个淘宝店,每年可为免费午餐募集至少1000万资金。

天下本来没有免费午餐,但邓飞带着一群媒体人做到了。

●谈转型“微博帮助我得到一种建设的力量”

新快报:做了10年的调查,是什么信念让你坚持下来的?

邓飞:大学一直受南方周末的熏陶,我当时就立志要接棒。调查是中国最坚硬的,最有难度,最需要勇气和智慧,揭黑反腐的题材更是硬骨头,但我喜欢挑战和突破自己,我写了十年,写了约100篇调查特稿。

新快报:所以本来是想将此作为终身职业?

邓飞:是的。即使在宜黄强拆事件后,我仍然没有改变,宜黄强拆仍是舆论监督。但我已经感受到微博的力量,之后的湖南常德抢尸案、营救湖北十堰被精神病人事件,我都再利用微博直播。我开始注意和研究微博新工具。

新快报:“爆炸性”走红后,有人戏称你为“武林盟主”,你怎么看?

邓飞:不要这样说,不要把事情娱乐化了!我在十年调查中整合了很多资源,得到了很多朋友的信任和支持,我们是伙伴。

新快报:什么促使你由调查转战公益呢?

邓飞:如果不是微博,我依旧是每年贡献出几篇有影响力调查报道的调查。在我酝酿用微博打拐时,那个我们找了3年的孩子居然通过微博找到了!至于免费午餐,只是因为听见了一个支教老师的诉苦——孩子们没有午餐,在喝凉水。

我们已经完全可以利用微博动员和团结海量的资源帮助解决事情了。以前我影响社会的路径是影响读者再影响社会。现在我可以自己干,我手里有工具了,不用再通过文字去影响社会了,而是通过行动直接谋求改变。中国不缺少写字的人,而缺少行动者。

我决定把建设性的监督变为建设性的建设。用监督去推动社会,我们可能制造了更多愤怒情绪,如果不能合理纾解,(愤怒)会变成戾气。但如果用爱和善良去建设,容易达成共识,实现改变,我们收获的就是爱和善良,这也是一种良好改变社会的方式。

●谈慈善

“做公益不要太惊讶,秀才还带兵呢!”

新快报:如果说微博打拐还算是调查舆论监督的一块,还算是你的“强项”,那么“免费午餐”算是从头学起吧?

邓飞:其实,我在家从来不进厨房的,而且我从小到大都一直有人照顾。以前是妈妈,妹妹,现在是妻子,未来是女儿,我已经开始训练3岁的女儿帮我拿拖鞋了。“免费午餐”其实很简单,我把它拆开,而且各个环节都有不同的专业人士在做。事实上,我觉得做公益不要太惊讶,秀才还带兵呢!当年的湘军领袖曾国藩就是个秀才,他不也带兵打仗了吗?秀才能带兵,怎么就不能做公益呢?

新快报:“免费午餐”的进展很快,不到半年已在27所学校实施,有担忧吗?

邓飞:资金链会断?我不担心,我们已经有1200多万元,有多少资金就做多少所学校,即使现在不做了,养这27所小学很多年也不成问题;食品不安全?由学校负责,老师同吃,问题不大。

我原本一点都不着急扩张学校,但现在我很急,因为我已经让一部分孩子吃上饭了,但还有更多的孩子没吃上,我很焦虑,因为吃不上(午餐)的孩子会很痛苦。

新快报:但很多博友还是有担忧,这个项目太庞大,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这件大好事就会“变味”,你觉得呢?

邓飞:任何事情你不能保证他完全没有差错,我不过是个志愿者,是一个做公益的“菜鸟”。只要我完成了基本原则,信息公开透明,流程规范,分工清楚,没有私利,没有浪费捐款人的钱,我做好自己所有应该做的事情,我就问心无愧了。

虽然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慈善,但我可以学。我做了10年的调查,是一个写失败史的,知道问题出在那、如何解决。这也是我对慈善有信心的地方。

比如说腐败,只要信息公开、资源流通,就可以制止腐败和权力滥用,所以免费午餐所有的信息都是公开的。我们团队除了两个专职,其他都是义工,可以做到共同决策,避免权力集中,也避免我的决策失误。

新快报:你害怕批评吗?

邓飞:要想每一个人赞美你,那是不可能的,做每一件事都要承受代价。我们开始做本来追求的就是多元化,“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害怕批评呢?你拿了别人的钱来做公益,就要对人家负责,包括很繁琐的解释和无辜被批评,但这是注定要承担的代价。

新快报:接下来还会有其他的公益活动吗?

邓飞:是的。免费午餐计划做好后,我会开始关注乡村儿童的大病医疗。目前已经在筹划了,初步设想是帮孩子们买大病保险,由保险公司承担他们的大病治疗。但饭要一口一口吃,问题要一个个地解决。

新快报:我发现这微博打拐、免费午餐和大病医疗三个公益活动都关注的是乡村儿童?

邓飞:孩子是我们国家的命脉,是我们的未来,但我们并没有足够好照顾他们,尤其是乡村儿童,他们缺乏和城市孩子的基本公平,甚至还处于饥饿。

我们把他们照顾好,让他们心里面有爱,健康成才,来建设社会和国家。你说这些被我们帮助过的、照顾过的孩子,他们不会对社会心存感恩吗?沙坝小学(免费午餐计划开展的其中一所小学)100个孩子,利用六七天的课余时间给我画了一幅画,每个人画一棵心中的树,感谢我们,这就是爱。

★后记

免费午餐行动三个月以来,邓飞每天至少接到200通,且不断在广州、贵阳、长沙、北京四个城市奔波着。

5月底的一个晚上,在中山大学的草坪上,刚通完一个的邓飞一脸忧郁地告诉:“河南某村委会因感激‘免费午餐’计划,正在立碑了,我不能成为碑上的人。因为给他们捐钱的是友,我担心友认为我和沽名钓誉的人没区别,我不能贪功,而且也不想村里‘破费’。”

但问题并未得到解决,村委会方面反复说碑已经刻好了,这是村里的风俗。邓飞无奈,只好转而要求把“邓飞”二字去掉,然后,他将五个捐款友的名字找出来发给村长。尽管如此,邓飞还是担心:“我担心村委会觉得我太谦虚,还是不管不顾把我写上去了!那我就百口莫辩了。”

邓飞的担心不无道理,在郭美美事件的影响下,人们对慈善基金会的诚信度正在不断下降。但“免费午餐”却在风波中平稳过渡,短短3个月,筹得善款超1200万元。

中国社会福利教育基金会免费午餐基金管委会秘书长肖隆君将此归功于收支透明,“没什么诀窍!免费午餐的每笔收支都会在官方微博上实时公布。每个捐赠者也可以自己上官方站查,能不放心吗?”

新机上市
软装搭配
中药大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